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工程建設施工中的是與非
時間:2013-08-27來源:作者:李曼、 羅麗萍點擊:

案例一、區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與加工合同

【案情簡介】

2009年底,被告何某承包了六曼公路的部分工程后,將該工程中的擋土墻部分施工交由原告甘某完成,雙方口頭約定由被告提供建設所需材料,由原告甘某組織工人施工,經被告何某驗收合格后由被告支付報酬。工程于201010月份完工,20111月工程驗收,結算報酬共計人民幣262511元,被告何某支付了209511元,尚欠53000元,被告何某于2011128給原告寫下欠條一張。后原告多次找被告討要,但被告均未償還。原、被告雙方并未簽訂書面合同,且均為不具有建設施工資質的個人。

【法律解析】

本案中,原、被告雙方口頭約定,由被告提供原材料,原告組織工人按照被告的要求施工,并由被告支付報酬。原、被告雙方并未簽訂書面合同,且雙方均為不具有建設施工資質的個人。但原被告之間的約定完全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條“承攬合同是承攬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給付報酬的行為”的規定,原、被告之間具有明確的加工承攬關系。雙方口的頭約定應認定為加工承攬合同。原告在完成了工作成果,并經被告結算驗收后,應支付給原告報酬人民幣262511元,但被告在支付了人民幣209511元后,給原告出具了一張欠條載明欠原告人民幣53000元,后雖經原告多次討要,被告一直未清償。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三條“定作人應當按照約定的期限支付報酬。對支付報酬的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定作人應當在承攬人交付工作成果時支付;工作成果部分交付的,定作人應當相應支付”的規定,原告的訴請應予支持。后經本院主持,雙方就還款事宜達成調解,本案最終獲得圓滿解決。

【法官寄語】

加工合同是指承攬方按照定作方提出的要求完成一定的工作,定作方接受承攬方完成的工作成果并給付約定報酬而訂立的合同。其法律依據主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十五章的規定。但在實際操作中,往往容易將二者混淆。本案認定原被告之間是加工合同關系而非建設工程合同,主要依據有以下兩個方面:

一是因為建設施工合同對發包人與承包人的資質均有要求,發包人一般為建設工程的建設單位,而承包人為具有從事勘驗、設計、施工業務相應資質的法人,本案中,原、被告均為自然人,均不能成為建設工程合同的發包人與承包人。且本案中,被告提出相應要求并提供原材料,原告組織工人完成工作,經被告驗收合格并支付相應報酬,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條“承攬合同是承攬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給付報酬的行為”的規定,應認定為加工承攬合同。

其二,從合同形式上來說,建設工程合同為法定要式合同,訂立合同必須采用書面形式,而本案中,原、被告雙方僅有口頭約定,并未簽訂相應的書面合同。因此,不能認定為建設工程合同。

綜上,本案原告與被告系加工合同關系,原告按照被告的要求完成了加工工作,則被告應該按約定支付工程報酬。

                                

 

案例二、層層分包工程無資質  雇員受害共擔責

【基本案情

2012年年初,某公司將云龍縣境內的部分通信光纜線路施工工程承包給了無光纜工程施工資質的趙某某,趙某某又將其承包工程的部分分包給了同樣無任何資質的楊某某。20121020,楊某某的雇工楊某在作業時被樹枝砸中腰部,造成楊某腹部閉合性損傷,脾臟破裂伴失血性休克,經醫院行脾臟切除術,后被鑒定為七級傷殘。楊某傷情所產生的各項費用雙方協商未果,楊某遂將趙某某、楊某某起訴至云龍縣人民法院,請求判令二被告共同賠償其各項費用共計66000余元。

在庭審過程中,承辦法官查明二被告均無光纜施工工程資質后,告知原告將光纜工程承包給被告趙某某的某公司也是責任主體之一,并征詢原告意見是否申請追加某公司為被告。原告楊某為了息事寧人,表示該案如果能調解就不再申請追加。法庭調解階段,在承辦法官的調解下,原、被告雙方達成賠償協議:除之前被告楊某某為原告楊某支付的費用5400元外,由被告趙某某賠償給楊某人民幣15000元,由被告楊某某賠償給原告楊某人民幣15000元,二被告互負連帶賠償責任。本案以調解方式結案。

【法律解析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因安全生產事故遭受人身損害,發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接受發包或者分包業務的雇主沒有相應資質或者安全生產條件的,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本案中某公司將光纜施工工程承包給沒有光纜工程施工資質的被告趙某某,被告趙某某又將工程分包給了同樣無任何資質的被告楊某某。所以對原告楊某所遭受的損害,某公司、被告趙某某應當與被告楊某某共同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法官寄語

雖然我國《安全生產法》等法律、法規明令禁止未取得相關資質的人員從事相關行業,但在當前,將工程層層轉包、分包給沒有相應資質的個人的行為,在房屋建設、公路修建、光纜通信工程等領域普遍存在。多數“包工頭”安全意識淡薄,沒有對施工人員進行必要的專業技能、安全知識培訓,施工作業現場不具備安全生產的硬件設施,導致事故頻發,造成意外傷害。事故發生后責任各方又對賠償責任相互推委、扯皮,致使受害方的權益得不到及時救濟。欣慰的是本案中各方當事人能互諒互讓,最終達成賠償調解協議。相關職能部門應當加強監管,對上述領域的亂象進行綜合整治,加大對上述領域有法不依的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確保施工人員的生命、財產安全,減少意外事故的發生。

(作者單位:云龍縣人民法院)

 

河南快三平台